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5509|回复: 0

[招聘信息] 准备动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25 09: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准备动手
m.ahzww朝廷用人失当,王化贞和袁应泰一样,直接葬送了辽东的大好局面。后金占领广宁,并接连占领明军放弃的义州、平阳桥、西兴堡、锦州、铁场、大凌河、锦安、右屯卫、团山、镇宁、镇远、镇安、镇静、镇边、大清堡、大康堡、镇武堡、壮镇堡、闾阳驿、十三山驿、小凌河、松山、杏山、牵马岭、戚家堡、正安、锦昌、中安、镇彝、大静、大宁、大平、大安、大定、大茂、大胜、大镇、大福、大兴、盘山驿、鄂拓堡、白土厂、塔山堡、中安堡、双台堡等40余座城堡。努尔哈赤下令把辽河以西的人民,驱赶到辽河以东。归朝后,此事成为党争的一个大题目。不过东林党内部也不是什么难决断的事情,那就是保住王化贞,毕竟王化贞是自己人,而且他还是叶向高的弟子。这样的君子稍有疏失,那也是可以原谅的。那么这个黑锅谁来背呢?当然是辽东的最高军事长官辽东经略熊廷弼了。当然了,东林党也有人反对。因为也有人嫌弃王化贞了,这些人就是东林党的以韩爌为首的实干派。就在东林内部为了“保熊斥熊”还自相内讧的时候,王化贞已经意识到东林党大厦将倾,就果断抛弃了还在为自己“重列朝班”而奔走辩护(顺便参与陷害熊廷弼)的“东林君子”们,转身投奔魏忠贤。魏忠贤趁机利用王化贞,揭露东林党“贪污辽东军饷”,一举击溃了东林党的残余力量。天启五年八月,熊廷弼以“失陷广宁罪”慷慨赴市,传首九边,魏忠贤虽对王化贞百般袒护,但罪行确凿,王化贞缓刑至崇祯五年处死。而后李如祯得以放出来,王化贞却被杀了。这是东林党的反击,王化贞死得不冤枉,但是熊廷弼却死得很冤枉。牛皮癣患者的保健秘诀是啥整个事情里面,吃亏的只有熊廷弼,不仅被杀了,还被传首九边。而王化贞的死也不是因为他在辽东的罪过,而是因为他对东林党的背叛。朱由校在看着王化贞的题本之后,脑海之中翻滚的都是这些乱七八牛皮癣疾病在早期有哪些症状糟的东西。他知道,自己是时候做一个决断了,这些人必须扫出去。即便是有误伤,那也不能留了男性身上长牛皮癣咋整。若是大明再让这些人祸害着,那也就没办法再要了。朱由校准备动手了。“去,传魏忠贤。”朱由校看着陈洪,黑着脸说道。陈洪顿时吓了一个哆嗦,连忙说道:“奴婢这就去。”等到陈洪走了,朱由校坐在了龙椅上,沉着脸,目光深沉。这一次动起来必然会是雷霆万钧。很快魏忠贤就走了进来。见到朱由校之后,魏手臂上有几块红斑,这是牛皮癣吗忠贤也感觉到了他身上的肃杀之气,心里面顿时大喜,连忙跪倒道:“厂臣魏忠贤参见陛下。”朱由校看着魏忠贤,面无表情的问道:“让你去审问李如祯等人,可有把握?人不能带回东厂,必须在大理寺审问,可行?”魏忠贤一愣,随即心中狂喜,自己猜得果然没错,陛下真的要动手了!“回陛下,可以。”魏忠贤连忙大声的说道。他是真的认为可以,这不是假话,因为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了。可以说魏忠贤这些日子一直就是在忙这件事情,他非常清楚这件事情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非常非常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地位。这一次就是一个机会。一旦他做成了,那么他的权势和地位都会得到一个跨越式的提升。“那就好。”朱由校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朕会让你来审,稍后朕就会派人去传旨。”说着朱由校摆了摆手,示意魏忠贤退下。“臣告退。”魏忠贤答应了一声,躬着身体退了出去。虽然他强行压抑着激动的情绪,可是身子却都乐得要颤抖起来了。等到魏忠贤走了,朱由校看着魏忠贤离开的方向,目光明灭不定。朱由校当然知道魏忠贤在激动什么。自己让他在三法司审案,这就表示自己对这一次主审官的不信任,也就是对邹元标的不信任。这要是放在汉唐的臣子,你可以自戕了。可是大明你就别想了,他是不会自杀的,估计还会跳起来反击。不过朱由校就是踩他的脸,狠狠地踩下去。朝廷上下波谲云诡,关于辽东巡抚人选的事情,关于弹劾熊廷弼的事情,整个朝堂都乱成了一锅粥。在这个时候,一道圣旨打破了这种纷乱,是大家早就没放在心上的熊廷弼构陷案。原本大家以为杨涟的题本风寒侵袭可导致牛皮癣 牛皮癣患者的用药禁忌交上去,陛下也任用了邹元标为新的主审,这件事情到了这个地?牛皮癣的预防需要哪些准备步也就完成了,最终的结果是姚宗文等人得以保住,陛下则是惩罚一番魏忠贤。虽然不至于一次弄死魏忠贤,但是也绝对能让魏忠贤失去陛下的信任。可谁想到,在这么一个时候,这个事情居然再一次掀起了波澜。圣旨的内容很简单,大概意思就是所有人都在弹劾魏忠贤诬陷,朕这个皇帝自然是该一碗水端平的,不偏听偏信,此乃为君之道。既然大家都弹劾魏忠贤,那朕也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审问一下姚宗文等人,当然了,这个事情不用去东厂,在三法司审问。这个圣旨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陛下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陛下想要了魏忠贤的命?反正无论是什么意思,没有人相信魏忠贤能够审问出什么来,姚宗文等人也不傻,他们已经翻供过一次了,这一次自然不可能再翻供。眼看自己就要得救了,这个时候再翻供,那岂不是自找苦吃?在没有东厂刑罚的情况下,魏忠贤怎么可能问出什么来。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就没人反对魏忠贤审问了。紧接着宫里面也传出了消息,这是魏忠贤自己去请奏陛下的。显然魏忠贤不甘心,陛下生气了,于是答应了魏忠贤这个要求。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一个扳倒魏忠贤的希望。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魏忠贤这就是自己作死啊!一时间无数人摩拳擦掌等着弄死魏忠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近新帖 最近浏览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jtche.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21-6-20 21:41 , Processed in 0.19263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 2001-2020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